经常说老公不好的女人,经常说老公无能的女人

发布时间:2020年5月23日 13:56:52

    淫荡肉体2都说女人四十如狼似虎,我也不知道我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短短一个月前,我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

    也许是我天生淫荡,活了四十多年,我一直是个本分的女人,二十五岁结婚,后来陆续生下了大儿子小军和小儿子小杰。

    之后我每天同丈夫一起挣钱养家,操劳家务,照顾孩子,从不乱搞。

    婆家人都说我是一个贤妻良母,老公娶了我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但我也不否认,我的内心其实潜藏着一股欲望,它像种子一样在我的身体里生根发芽,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茂盛蓬勃,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老公根本无法满足我,三个月前,公司一纸调令,我老公就被派到巴基斯坦做项目去了。

    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我独守空房,心理和身体上的空虚侵蚀着我,我只能躲在厕所里一边压抑着嘴里的呻吟一边疯狂的用手指抠弄着下体的淫穴。

    而种下这颗种子的就是我的母亲,在我八岁生日那天晚上,我无意透过门缝,看到了爸妈做爱的场景。

    屋里的空气躁动不安,妈妈头发凌乱,一丝不挂的骑在爸爸的跨上,屁股飞快的拍打着爸爸的大腿,发出沉闷的“啪啪啪”

    声,全身的肉都跟着一起震颤,洁白的肉体被汗水浸润的像一块白玉一样晶莹剔透。

    妈妈呼吸急促,潮红的脸似痛苦又似舒畅,嘴巴里发出一种我从来没听过的娇吟。

    爸爸一会抓着妈妈的乳房,一会抚摸着妈妈的腰身,时不时发出一声闷哼,似乎很吃力的叫妈妈慢一点。

    随后,妈妈的身体突然一僵,高高昂起头,嘴巴张大到极限,从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而又嘶哑的呻吟。

    那时候我其实不知道他们在干嘛,只是觉得有点害怕和兴奋。

    妈妈最后翻着白眼如魔鬼一般的脸也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从此,我对性有了强烈的好奇和渴望,然而迫于传统礼教的束缚,这些我都一直压抑在心里,从来没有向别人道出过。

    让我没想到的是最后,打开这层束缚的人,居然是我的儿子小军。

    小军今年十八岁,正读高三,成绩不好不坏,我一直怀疑他可能交了一些坏朋友,从他一些细微的举止我就能看出来。

    我老早就发现我穿过得丝袜内裤还有胸罩这些贴身的衣物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不见,多一段时间又会突然出现在脏衣兜里。

    这让我很困惑,直到有一天,我打扫大军的房间的时候,从他的枕头底下翻出了我前一天刚换下来的内裤和丝袜,内裤的内侧还有一片白色的精斑。

    青春期,正是精力旺盛对性又充满好奇的时候,但我万万没想到小军居然把我当成了他意淫的对象。

    震惊之余我开始思考他是不是接触了些什么不好的东西或是不好的人,是不是要找个机会和他谈一谈。

    一个月前,我刚好请假提早家。

    3地度¨??一打开房门,眼前的景象令我惊呆了。

    小军和一个和他同龄的男孩正在我的房间不知所措的的看着我。

    这可男孩我见过几次,叫大勇,好像是小军的同学,轮廓分明的脸,体格健壮,比我还高一个头,是个挺帅气的小伙儿。

    令我震惊的是,他们此时都赤身裸体,小军头上套着我的内裤,手里拿着我的胸罩,而大勇则拿着我的丝袜包在鸡巴上不停的套弄。

    我气的身子发抖,手指来指着他俩,说,你们在做什么。

    大勇见事情已经败露,突然向我冲了过来,抱住我,把我甩到了床上。

    然后骑到我身上压住我的手,用丝袜把我的手捆住。

    我拼命挣扎,大声喊道:“你们想干嘛,快放开我!小军,我可是你妈,把他给我弄开!”

    大勇还压着我,不让我挣脱,扭头对小军吼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来帮忙!”

    小军好像如梦初醒,听话的“哦”

    了一声,连忙过来把我的脚也给绑住。

    我气的声音都变了,大骂小军你这个不孝子。

    大勇又命令道:“把她嘴堵上!”

    大勇又连忙摘下头上的内裤,塞进我嘴里。

    同时嘴里还念叨着,妈对不起了,我本来也不想这样的,现在只能让你先冷?找请??2|静冷静了。

    见我终于被制服了,大勇松了一口气,接着对着我淫邪的笑了笑,说:“他妈的,我俩本来玩的好好的,愣是被你给搅了雅兴,阿姨,你可得好好赔礼道歉啊,嘿嘿。”

    我“唔唔唔”

    的发不出声音,只能用眼睛死死的瞪着他。

    “呦呦呦,你这眼神像是要杀了我一样,好吓人啊,阿姨,你这是更年期,脾气暴,放心,过会儿我就会让你爱死我的,哈哈。”

    说着,手就开始在我的胸上和屁股上乱捏,嘴巴还发出啧啧啧的声音,“真他妈的丰满,早就想肏一肏这样的熟女了,今天可让我逮着了。”

    小军看见我被摸了,表情怪怪的,想上前阻止又不敢。

    大勇过头,严肃的问:“你先还是我先?”

    见小军愣在那里不动,又过头来说:“那就我先吧,你在一边用手机录像。”

    随后,大勇不顾我的激烈反抗,一把把我的裤子褪到脚踝,扯烂我的内裤放到鼻子下面陶醉的一嗅,“妈的不亏是已婚妇女,骚味真他妈的浓。”

    我此时又羞又气又急,腿不停的乱动,但这丝毫不能阻止什么,大勇的手指轻松的透过我的腿缝,往我下体一探。

    一股电流瞬间涌入了全身,已经三个月没有被男人触碰过的肉体好像被重新唤醒了一样,变得异常敏感起来。

    我羞愧的别过脸,尽管潜意识里我是极度不情愿的,但是饥渴的身体好像很老实。

    大勇一看就知道是玩女人的老手,指法异常熟练。

    拇指和食指拈住阴蒂挤压提举,其他手指上下抚摸,游刃辗转在阴唇的裂缝和褶皱的每一面。

    我控制不住,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哈哈,这么快就发情了,看不出来,阿姨你平时正正经经的,骨子里也是一个骚包。”

    大勇说着抽出手指给小军看,“你看,我就一碰,你妈就流了这么多水,真他妈的臭不要脸,喂!我帮你揉屄是不是很爽啊?哈哈。”

    小军看着大勇被我弄得湿哒哒的手指,咽了下口水,一手拿着手机录像,一手则撸着自己的鸡巴。

    而我此时也流下了屈辱的泪水,被一个黄毛小子玩弄到动情,让我有一种对丈夫不忠的感觉,而我从小疼爱的儿子小军,此时非但不帮我,反而起伙来对付我,这又让我感到无比的心痛。

    接着大勇用沾了我淫液的手在他的鸡巴上抹了几下,好像是要给鸡巴润滑一下。

    我知道他想干嘛,于是又激烈反抗起来。

    大勇粗暴的扇了我一巴掌,打的我头昏脑胀,眼冒金星。

    “老实点,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大军见我挨打很心疼,连忙过来阻止,大勇嘿嘿一笑说没事,臭娘们就是要挨打才会听话。

    我不敢再挣扎了,在这个精壮的小伙子面前,任何反抗都是无用的,只会给自己找罪受,现在我唯一能奢望的就是这个禽兽能快点在我身上发泄完他的兽欲。

    见我老实了,大勇又嫌我这个姿势不好弄,便将我脚上的丝袜解开,把裤子扒下扔到一边,抓住我的脚掰成九十度,又把我的衣服往上一直撸到手上丝袜打的结上面,然后粗暴的扯下我的胸罩,又是放鼻子上一闻,骂咧咧的说:“肏,全他妈的是汗臭味。”

    接着随手就扔给了小军,说:“给,拿去撸,还热乎着呢。”

    小军连忙接住,就把鼻子埋进棉花垫子里使劲嗅了起来。

    此时我成一个“人”

    字型躺在床上,全身一丝不挂,除我老公以外没有被任何人看过的雪白肉体此时完全暴露在小军和大勇眼前。

    小军见我这淫荡的样子顿时口干舌燥,不停的咽着口水。

    大勇也是两眼通红,嗷一声就扑在我身上,鸡巴找准位置,向前一顶,一个粗大又火热的棒子一下子顶开了我原本贴在一起的肉壁,胀满了我的肉腔,一股撕裂的疼痛,我“唔”

    的一声长嚎,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打湿了大片的床单。

    “嘿!不亏是老屄,里面又滑又暖,虽然是松了点,但鸡巴泡在里面还挺舒服的。来,让我亲亲你的嘴。”

    说着就把我嘴里塞着的内裤拉了出来,嘴巴往前凑。

    我厌恶的别过脸,想躲开他的臭嘴。

    大勇用手掐住我的下颚,粗暴的往拧,嘴巴顺势就贴了上来,舌头探进我的嘴唇想顶开我的牙齿。

    我咬紧牙关不让他得逞。

    这时大勇用手掐住我乳房上的肉,使劲一拧,乳房上顿时就出现了一道淤青。

    我“啊”

    的一声痛呼,大勇的舌头乘机就滑进了我的嘴里,在我的口腔里四处乱窜。

    同时鸡巴也开始在我的淫穴里缓慢抽插起来。

    “啊。。哈啊。。”

    我不自的开始呻吟。

    好大的鸡巴啊,比我老公的大多了,龟头在我的阴道深处进进出出,刮的我的肉壁又酥又麻,好舒服。

    不知不觉中,我开始意乱情迷了,舌头也开始动应起来,两个舌头嬉笑打闹,搅在一起,互相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发出“唧唧”

    的淫荡声响。

    在我呼吸困难快要缺氧的时候,大勇亲够了,两人的嘴巴还连着银丝。

    此时我脸色红的想烧红的铁块,眼神迷离,已经完全是一副动情的女儿态了,似乎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我现在是被强奸。

    大勇开始在我的脸上乱舔乱亲,接着顺着我的脖子往下,一直舔到了咯吱窝,大勇的舌头就一直在那里停留,舔的“呲熘呲熘”

    的。

    我被舔的痒痒的,连忙说道:“别。。。别舔那儿,那里脏。。。有味儿。

    。”

    大勇舔的津津有味,说:“就喜欢这个味儿,熟女的腋窝味道就是浓一点,跟那些没发育好的小骚逼就?地?¨?是不一样。”

    在两边的腋窝都被来舔了好几遍后,大勇的嘴继续往下长驱直入,最后一口咬在了我的乳头上,我惨叫一声,“好痛!你轻点,想咬下来啊!”

    大勇含着乳头不说话,只是拼命的张大嘴,彷佛想把我整个乳房都吞进嘴里。

    大勇用力捏住另一只乳房,丝毫不估计我的嗷嗷直叫,我只能一边求饶一边忍受。

    终于,大勇松开了嘴,我看见我的乳房上一圈一圈的,全身牙印。

    “他妈的,我爱死这对大奶子了,你他妈吃什么长得,大的都跟一对哈密瓜似得。”

    大勇觉得还不过瘾,像甩耳光一样,使劲抽打着我的乳房,打的乳房到处乱窜,一片一片的全身巴掌印。

    “说,怎么长得,不说我抽烂你的奶子。”

    我哀嚎着求饶,说:“别打了别打了,我的奶子天生就这么大。”

    大勇听了打的更狠了,说我还不老实。

    “啊。。别打了!我说,我说。。啊。。我是。。是遗传我妈的,我妈的奶子就这么大。”

    我大声哭喊道,大勇这才停手,此时我的奶子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没有一块好皮。

    但不知为何,肿胀的乳房传来的疼痛不但没有让我感到痛苦,反而使我更加兴奋起来。

    我只感觉浑身躁动难安,下体流出了一大泡淫液,床都被打湿了一大片。

    大勇此时也想换一个姿势,他把我的两腿架在肩膀上,身体前压,这个体位让我很痛苦,也使得我的屁股被顺势抬高,这样大勇可以插入的更深一点。

    大勇加快抽插速度和力道,胯部不停的拍打着我的下体,发出急促而响亮的“啪啪啪”

    声,令我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大勇粗大的鸡巴被我的淫液泡的油光发亮,每次都是全部抽出然后整根没入,次次到底,我的阴道也跟着节奏一吞一吐,淫水像撒尿一样流个不停,龟头刮擦着我的阴道肉壁,传来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啊。。好痛。。好痒。。我。。。你快要肏死我了。。”

    我高声浪叫着。

    大勇淫最新度??笑这说:“这就不行了?果然是个老骚货,平时装的那么正经,看你现在浪的,奶子都快甩飞了,我告诉你,以后别穿那么厚的奶罩子了,这大热天的,闷的奶子上全身一股子汗臭味。”

    我已经忘记了自我,只想着得到更多的快感,对他的羞辱完全不在意,还积极应他道:“穿。。穿薄的胸罩奶。。奶子会乱抖。。被。。被人笑话。。羞死人了啦。。”

    大勇听了哈哈大笑,说:“谁敢笑话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谁要笑话你就跟我讲,我帮你教训他,哈哈。”

    “谁。。谁是你的人了。。你这个强奸犯。。啊。。迟早。。把你抓起来。

    。哈啊。。我不行了。。要泄出来了。。泄。。泄了!啊!。。”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终于把我推向了高潮,我绷直身体,屁股勐烈的上下颤了几下,淫液喷涌而出。

    大勇还没有射出来,他丝毫不顾及我正经历着高潮的强烈冲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强烈的刺激使我的高潮迟迟没有退去,我翻起白眼,尿液不受控制激流而出,喉咙里发出低沉而又嘶哑的呻吟,想一个垂死挣扎的病人一般不住的抽搐。

    那一刻,母亲高潮时候的脸又浮现在我眼前,我终于体会到了母亲那时候的感受,那是一个女人真正高潮时候的痛苦和愉悦。

    随着大勇的一声闷哼,一股暖流冲刷着我的阴道内壁,击打在我的子宫颈上。

    我几乎昏死过去,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虚脱的瘫在床上大口喘气。

    过了一会儿,大勇从我身上爬起,拍了拍我的屁股说:“我操,真他妈的爽,想不到熟女的屄肏起来这么带劲,比学校那些小姑娘爽多了,哈哈。”

    我此时复了神志,冷冷的说:“这下你该满意了吧,我人也被你糟蹋了,你可以滚了吧。”

    说到这,想起刚刚经历的事,委屈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呦呦呦,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刚刚还爽的跟个婊子一样,现在又变贞洁烈女了?”

    大勇轻蔑的说。

    我一时哑口无言,恨恨的说你还想怎样?大勇摊开手,说:“我是满意了,可是你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人哦。”

    我这才想起,儿子小军一直在旁边看着,经历了一场大战,我完全把他给忘了。

    小军在旁边看了这么刺激的一出戏,鸡巴已经胀的面目狰狞,眼睛里闪烁着青光。

    他很后悔,很恼怒,当初为什么要迟疑,让大勇这小子占尽了便宜。

    此刻,他看我的眼神,已经不像是看待一个母亲的眼神了,更像是饿狼看猎物的眼神,体内积蓄的欲望随时可能会喷薄而出。

    接过小军手里正在录像的手机,示意小军去吧。

    我想跑,可是身体完全没有力气,只能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小军拼命摇头。

    “小军,你冷静点,我们是母子,不可。。啊。。”

    小军一个勐扑,压在我的身上。

    “妈,对不起,我后悔了,我不该把你让给大勇的,求你了,让我也肏一肏你吧。”

    大勇已经失去理智,任我哭喊着苦苦恳求也不为所动,一双手不停的在我身上乱摸,嘴巴在我身上乱亲乱舔,鸡巴在我的下体乱顶,似乎在找路口。

    终于,他失去了耐心,把我翻了过来,摆成一个母狗的姿势,在大勇的指导下鸡巴终于找准位置,接着屁股一沉,全根没入。

    我“呜啊”

    一声,嚎嚎大哭,与此同时还有我心碎的声音,我意识到我失去了一件重要的东西,我们再也无法维持普通的母子关系了。

    小军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鸡巴在我红肿的阴道里勐烈的冲击。

    由于里面还有大勇刚射进去的大量精液,肉体撞击的“啪啪”

    声中还混杂着“叭叭叭”

    的水声。

    小军兴奋的喊着:“妈,时隔十八年我又来了,啊!原来肏屄这么爽,比自己撸爽多了。我要肏死你,肏死你这个烂屄,妈的,跟儿子的同学搞是不是很爽啊,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贱货!我肏死你妈的。”

    我默默承受着儿子粗鲁的抽插所带来的疼痛,但这跟我此刻的心痛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我现在在他眼里根本不是一位神圣的母亲,而是一个用来发泄欲望的工具。

    可能是太兴奋了,才过两分钟,小军就射了出来。

    看着自己疲软的鸡巴和大勇戏谑的眼神,小军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了起来,全部发泄在我身上。

    “啪”

    一声,从我的屁股传来一阵剧痛,我发出一声惨叫,屁股上顿时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手指印。

    小军癫狂的喊道:“妈,你还记得我小时候打我屁股吗。打的那么狠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呢。”

    我记得那时候是小军逃课上被我给活捉,我一气之下把他的屁股打开了花。

    我不懂小军要干嘛,突然又是^点^^点`“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我再次发出惨叫,这绝对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抡圆了胳膊打的,毫不顾忌我是他的母亲,只是在我身上发泄着。

    “让你打我,让你打我,打死你,打死你这个臭婊子。”

    “啪啪”

    的打屁股声和我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我像一个受刑的犯人对着儿子痛哭哀求,换来的只是儿子更加残暴的刑罚。

    突然,小军停手了,我以为终于结束了。

    大勇问,怎么停了。

    小军甩了甩手说,手打痛了。

    大勇找出我在家穿的拖鞋递给小军说,用这个打不就好了。

    我惊恐的看着小军,小军狰狞的一笑,抡起胳膊,“啪!”,比前面所有打的次数加起来都要响。

    我嘴里发不出声音,只是从鼻子里“噗”

    的一声出了一股气,身体支撑不住,往前一扑。

    大勇在旁边看了说道:“肏,你也太狠了,屁股都肿起一块青色的肿块了。

    ”

    我几乎断气的说:“别打了,小军,妈妈错了,妈妈以后都听你的,再也不打你了。”

    小军残忍的笑了笑,说知道错了就好,既然错了就要接受惩罚,来,转过来,把腿张开。

    我听话的照做,眼泪已经流干,空洞的眼神盯着天花。

    小军看着我一塌煳涂的淫穴说:“我要打你的这口破屄十下,你帮我数着,要是输错了我可要从新打啊。听到没有?”

    我嘴唇微微动了动说听到了。

    这次小军打的轻了很多,只用了三分力。

    但女人下体都肉都很娇嫩,打起来依然是钻心的疼痛。

    随着我拖鞋的下落,“啪啪啪”

    的声音在屋里荡。

    “啊!一下。。啊!两下。。啊!三下了。。呜啊!四下了。。”

    小军还要继续打,大勇这时候拦住了他。

    “别打了,你想打死你妈啊。今天就到这,算了吧。”

    小军这才放下了拖把,说这才先饶过你。

    不知为何,此时我居然有点感激大勇,对他的好感顿时大增。

    后来我到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吃下药片后我才彻底放松下来,接着就昏睡了过去。

    那一天我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全身伤痕累累,到处是淤青和红肿。

    休养了一星期才算复。

    而小军事后也很后悔,不停的向我道歉。

    我笑着原谅了他,母子表面上又变得和睦起来,但我知道只是表面,我们永远都会不去了,小军眼里再也没有把我当成母亲,而是一个随时可以动用的泄欲工具。

    大勇从那以后几乎每天都会来我家里,以录下的视频相要挟肆无忌惮的对我实施强奸,有的时候甚至跟我睡在同一张床上,把我当成了他的妻子,大被同眠好不快活。

    他们两后来还经常带一些朋友过来对我实施轮奸,我的反应也是从一开始的激烈反抗变成后来的逆来顺受。

    有一天,小军带着小杰到我跟前对我说:“妈,我把所有事都告诉小杰了,小杰也到想女人的年纪了,他现在每天都会偷你穿过的丝袜一边闻一边自慰呢。

    ”

    我错愕的盯着小杰看,小杰低着头不敢看我。

    接着在小军的示意下,我缓缓跪下,帮小杰做了一次口交。

    我的家,已经彻底扭曲了。

最新文章